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983章 梦中杀人

咪乐|直播|app|下载二维码 各级监察委员会应当接受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的监督。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天色还没有开始蒙蒙亮,这天亮之前死一般寂静的黎明,总是让人感觉到那样的压抑。

    灰霾的天空之下一只巨大的灰斑鸠展翅在空中飞舞,它降落在屠荒的私人古堡的方尖塔上面,翅膀抬起来用嘴巴不断的清理着,私人古堡高贵典雅的房间里面,谁在屠荒身边的金发美妞轻轻的推了推屠荒,确认屠荒没有任何的反应之后她悄悄下床,浑身一.丝不挂,能够看到双腿之间光滑的五毛地带。

    很显然,屠荒又被戏耍了,说好的包夜,结果她大半夜就一个人悄悄的溜走了。

    外面的灰斑鸠清理完毕之后猛然的抬起头,幽深的眼眸静静的看着黑暗的天空,紧接着一股风影轻轻的吹拂而过,屠荒的窗帘悄然无息的扇动了两次后,灰斑鸠静静的闭上了眼睛,它瞳孔里面那恐怖的另外一个世界也随之关闭,夜越来越深,下半夜的时候下起了小雨,清冷的雨水宛若珍珠一样‘叮叮当当’不断拍打着屠荒的窗户,他在睡梦之中翻了一个身,然后感觉到自己的下半身硬如钢铁,她想要去寻觅那敦实的肉感,然后顺着肉.缝直接冲刺进去。

    一动不动,睡到天亮,他最喜欢这样。

    扑了个空,但是屠荒摸到了另外一个东西,圆滚滚的,粘粘的。

    “哼哼哼…宝贝儿…你真调皮。”,睡衣惺忪的屠荒没睁开眼睛,对着那个东西狠狠的搓动了几下,粘粘的,糙糙的,而且好像还摸到了五官,屠荒脑子里面一闪,这次找得小姐还真的挺有情调的,这样的深夜居然还能够给自己来一场华丽的咬咬服务,但是随后他猛然的反应过来……

    几乎是在瞬间,起身,开灯,掀开被子。

    自己的亲弟弟屠荒·萨虎瞪大眼睛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他的脑袋已经被人切割了下来,血水几乎是流满了整个床单,不会认错的,屠荒绝对不会认错的,弟弟满脑袋老虎的刺青就是最好的标致,屠荒,比想象中的更加冷静,尽管看到了如此骇人心弦的场面,他依然很镇定的从床上下来,随后一动不动的坐在了沙发上面。

    风很冷。

    屠荒颤抖的嘴唇叼着香烟,越想越后怕。

    打火机擦拭了很多次,最后因为右手发抖直接掉在了地上。

    什么时候来的?谁杀了我的弟弟?来人到底是谁?我也是超神入圣级别的高手,为什么对来人的到来一丁点的感觉都没有?难道我这个超神入圣是在鬼丑市场买来的吗?对方既然能够这样的无声无息,那么取自己的性命,还不是弹指瞬间?屠荒明白了,也许杀掉了弟弟的人,就是用这种方法警告自己,屠荒,我杀你,易如反掌。

    他干脆没有抽烟。

    这个时候,悲伤大于恐惧。

    “喝…喝…”屠荒的手指插.入头发里面狠狠的揉.搓着自己的头皮,两只本身就凶狠的眼睛因为布满了血丝此时此刻看起来更加的恐怖与震撼,他像是一头慢慢将内心的愤怒释放出去的豺狼虎豹,发出噬咬般重重的的叹息声

    古堡里面的灯光陆续闪耀起来,屠荒,彻底起了跟夏天一战到底的心思。

    “哒哒哒…”雨水打在玻璃上面本来响起了有节奏的敲打声。

    “啪啪啪…”随着一场暴雨的倾盆,这种轻快的节奏声瞬间打乱,变成了狂响乐。

    XXXXX

    周守涛也是被雨声所惊醒,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床头上面的闹钟清晰的闪耀着:04.02分。

    露娜呢?

    深更半夜,外面是一个多金、帅气还有文采的小说家,屋内是一个身材姣好、然而有些小心思的靓.女,干柴烈火,很可能发生什么事情周守涛清楚的很,但是男人这辈子什么委屈都能够忍受,这一点是绝对不能够忍受的,当然不选择原谅她!!!周守涛猛然的掀开被子,本来想要用防狼喷雾去对付武战英,但是想了想还是放下了。

    他觉得男人就应该用铁拳和一身硬胆来说话。

    他决定用武力,然而当他猛然的将房门推开的时候,外面灯火通明,他所想象出来的那些香.艳场景全部都是子虚乌有,化为了泡影,沙发上面的武战英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露娜则是穿着上班时候穿的制服,黑色包臀裙,白衬衫,长发披肩,周守涛推开门的那一刻,她正好拿起丝袜,在犹豫着要不要穿上。

    第三个人是谁?

    坐在沙发上面弯着腰,穿着连帽衫,看不清楚脸,带着黑色手套,手指间还夹着一根香烟。

    “继续,不要停。”,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粗犷,也非常的具有命令性,让人有种不想要反抗的魔力。

    武战英不断的对着周守涛使着眼色,他半个小时之前反抗过,但是看到古烟一把将铁锁在手中轻松的拧成麻花之后,武战英彻底的打消了所有反抗、对抗他的想法,看着周守涛在门口傻乎乎的站着,武战英不断的挤眉弄眼“赶紧走啊,快点走啊,这个家伙是来找我们麻烦的啊。”

    周守涛愣了一会儿,支支吾吾的说道

    “33.P?”

    武战英想要杀了他的心都有!

    “娜娜。”,周守涛一脸正义的走过来“你嫌弃我没车没房可以,我也可以理解你有别的小心思,如果你真的看不起我的话,我放你走,祝福你找个各方面条件都比我好的,嫁个有钱人过那种好吃好喝的生活,但是我们现在毕竟还在同居,深更半夜你这样有意思?你尊重过我的感受吗?”

    武战英真佩服他,这种时候居然还能够讲道理,如果是自己误解的话,估计早就要杀人了。

    露娜有些畏惧的朝着前方那个人看了一眼。

    “继续,不要停。”古烟依然保持着绝对的沉稳说道。

    好小子…周守涛恶脸看着古烟说道“不把我当回事是吧?我TM今天非揍死你不可。”

    说完拳头一捏,就凭着一份愤怒杀气腾腾的冲了过来,古烟猛然的从沙发上站起,看都没看周守涛的拳头,直接伸出手抓住了周守涛的头发,将她对着茶几上面直接狠狠的磕碰过去,“咚”的一声,周守涛只感觉到眼冒金星,他感觉自己被一双充满了力量的手给擒拿住,既动弹不得也离开不得,只能够享受一个白痴一样任人宰割,接着,古烟将他提起来,对着茶几又是狠狠一下,这一下直接将玻璃茶几撞得上面的玻璃全部都粉碎,周守涛满脸是血和插.入了脸庞里面的玻璃渣,古烟将他仍在了地上,右脚踩住,两根手指就朝着他的嘴巴里面探。

    “你放开他!!”露娜也是尖叫了一声冲锋了上来。

    卧槽…找到了机会的武战英猛然的骑乘在古烟的脖颈上面,掀开他的帽子,两只手的拳头“咚咚咚咚咚…”疯狂的对着古烟的脑袋就是一顿狂轰滥炸,每一拳都是用尽了全力,仿佛古烟的头颅就是一个西瓜,自己必须要打爆一样。

    在武战英的拳击中,露娜看到了古烟的整个脸庞。

    红头,就跟恶魔一样恐怖的整个脑袋都是红色的,在他的脸庞上面长满了一个个的脓疮,颗颗看起来都是那样的挺.拔和饱.满,如果是双手放在他的整张脸旁上面的话,能够在瞬间将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挤出来的干干净净,还有他的眼睛,纯白色的瞳孔,仿佛就是一个瞎子一样,但是就在一瞬间,露娜仿佛看到一条蜈蚣从他的眼眶里面游.动了过去。

    这样的脸庞将露娜震撼住,让她不敢轻举妄动。

    武战英好一通拳法攻击上去,打了三四十下之后猛然的抿住了嘴巴,一张脸涨得通红,随后将双手夹进自己的双腿之中,一边在原地疯狂的跳跃一边“嗷嗷嗷”不断的惨叫,这是人头吗?这TM简直就是钢板啊,前方的古烟转过头慢慢的看向身后的武战英,他立刻巴结的说道“哥,打谁?你让我打谁?你指哪儿我打哪儿!”

    幸运的是古烟没有跟武战英一般计较,他的两根手指先是扣进了周守涛的嘴巴里面,随后武战英和露娜惊骇的看到,那条本来硬邦邦人类的手臂,在顷刻间之间竟然变得就像是灵蛇一样的柔软,软绵绵的慢慢的从周守涛的嘴巴里面伸进了他的身体里面,周守涛痛苦的一声呜咽,喉咙处猛然的鼓胀起来。

    掏了半天,古烟湿哒哒的手臂从周守涛的嘴巴嘴巴里面抽.了出来。

    什么都没有吗?

    不…

    不要一分钟的时间,周守涛的嘴巴里面爬出来了一只又大又黑的巨型蟑螂,蟑螂的两只触角对着四面八方一阵摇摆了之后猛然的朝着柜子下面钻了出来;“哒哒哒…哒哒哒…”下一刻在瞬间响起了千军万马奔腾的声音,从房间里面、衣柜里面、桌子下面、橱柜下面,无数的黑色大蟑螂连续不断的爬了出来,就像是一场浩浩荡荡的战斗即将打响了一样,武战英不断躲避着蟑螂,他觉得这种生物简直是太恶心了。

    总数差不多几万个的蟑螂请客将将随周守涛的身体全部都包裹。

    古烟猛然的握紧了拳头,朝着大地狠狠的一拳头攻击了下去。

    “卧槽…这些蟑螂要去那里啊?”,武战英心里面默默的说道。

    XXXXXXX

    “果然来了。”

    坐在宫府房间外面的降头师-格鲁猛然的站起身,沈残那里的空域天气非常不好,导致飞机晚点,他晚点到,但是古烟离奇的来到了在这里着实让人感觉到一丝惧怕,于是便派遣离这里最近的一名降头师火急火燎的来到这里。

    降头师,一个恐怖的职业,千里杀人无形之中。

    伴随着格鲁猛然的站起身,房间前面的空地上面,“嗡嗡嗡…嗡嗡嗡…”一条条如同蜘蛛丝般盘根交错的红色线条就在地层之下一下又一下不断的闪耀出刺眼的红色光芒,这些线条,看起来就好像是大地中崩裂出来的一道道的裂缝,因为从线条之中,无数的黑色大蟑螂接连不断的攀爬出来,它们像是沙漠之中恐怖的行军蚁一样,不要命的朝着宫府的房间里面冲锋过去,格鲁看到那些蟑螂身体上面如同剑刃般锋利的触角,深深的一闻。

    蟑螂的身体上面,带着人体的味道。

    果然,是以人体为媒介来产生这样恐怖的杀人招式,对方的实力本身就比自己要强悍的多,再加上居然人是祭祀品,格鲁没有多废话,一刀直接在掌心之中划开了一条血线,整个人在蹲下去之后将手掌狠狠的拍打在了地面上,“嗡…”同样是无数根红色的线条在格鲁的地层之下不断的蔓延开,随后只看到密密麻麻的血针“梭梭梭…梭梭梭…”大股大股的朝着前方飞舞了过去,血针冲刺在那些蟑螂的身体上面,直接将它们戳穿致使爆裂。

    武战英惊骇的看到无数的蟑螂瞬间腾飞到天空中,随后全身僵硬的倒下去。

    蟑螂死亡在地面上之后又变成了一股股的黑烟消失。

    “哼…”古烟冷哼了一声,对方果然是有所防范,而且还是实力不俗的降头师,隔空斗法,考验的就是降头师实力层次的标准,古烟猛然的站起身,移动到露娜的面前,武战英这时候才发现他手中一直燃烧着一根香烟,他将香烟直接放在了露娜的鼻子下面,一缕缕的烟雾瞬间被吸收进入了露娜的鼻腔之中。

    那股烟,仿佛有特别的魔力一样,露娜只感觉到一阵短暂的眩晕,随后身体直接躺在了沙发上面。

    虽然是沙发,但是露娜感觉自己就像是躺在了云雾之中一样,她从云雾之中昏沉沉的苏醒过来,身上还穿着那套制服,但是没有穿鞋,打着赤脚的她踩在云雾上面,只感觉到自己在仙境里面踏步一样,四周都是软软的,淡淡的白,就好像是一层雾一样,前方好像是吹拂过来一股清凉的微风,淡淡的薄雾全部都在瞬间散开,随后露娜看到了前方横摆着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人,就好像是一个侏儒一样。

    看到他,露娜觉得浑身都发热和滚烫了起来,她一步步的走到那个男人的面前,只感觉到浑身的血管里面就仿佛有几千只几万只蚂蚁在爬动一样,必须要做些什么事情将内心里面的火焰全部都释放出来,但是那种事情不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吗?可是…露娜一边在道德的边缘线上面挣扎和纠缠一边慢慢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算了,无所谓,反正就当自己做了一场梦一样,反正这不就是一场梦就是了。

    不得不说古烟这一招非常的高明。

    他先是佯装用黑色大蟑螂进攻宫府休息的地方,让格鲁产生一种对方的行动全部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的错觉,一边又用中了降头术的露娜去用美.色进攻宫府,格鲁并不知道,自己一直苦苦保护的宫府,此时此刻已经在古烟的掌控之中,因为睡在床上的宫府,此时此刻也置身在云里雾里,他只看到前方有一个非常漂亮的美女,凹凸有致的身材,满脸的媚态,抬起头小香.舌从口腔里面伸出来,不断的舔着自己的嘴唇。

    宫府的感觉就跟露娜一模一样,只觉得浑身燥.热难耐,他有些口渴的吞咽了一下自己的喉咙。

    随后,像是色中饿鬼一样,摆出一副老虎的架势,猛烈又激情的扑了上去。

    “恩…恩…”看着躺在沙发上面的露娜不断的挺动着自己的身体,武战英惊骇的看着前方的古烟,有些震撼的问道“你…你对他们到底都做了什么?”

    只是完成杀手的准则而已。

    古烟朝着这边的武战英砍过来的时候,小五看到在他白色的瞳孔里面,一条条的蜈蚣来来回回不断的交叉移动,随即古烟一步步的朝着武战英走过来“上面的命令是要杀掉你,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你的价值,你也不知道你的体内藏匿着多么恐怖多么强悍的实力,来吧…跟我走吧…我会好好的培养你,肯定会让你过上如日中天的生活。”

    他的手,如同一片乌云染指了纯净的天空一样朝着武战英慢慢的伸了过来,就像是那恶劣的乌云,将那一点点最为美好的净土全部都收拢的干干净净。

    清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夏天的太阳穴狠狠的跳动了几下从床上面站起身,一边朝着哪里行走一边穿着西装,旁边的小弟对夏天极其的敬畏,什么都不敢说,等到夏天到达房间里面的时候,只看到格鲁已经被打的是奄奄一息,一股钻心的疼痛在夏天的头颅里面出现,他看着床上的宫府问道“降头师的杰作?”

    “恩。”,台风谨慎的点点头“这肯定是黑斧城那边的手笔,我已经尽快的调兵遣将了,血腥要塞那边没看到人从我们这里回去,肯定要发问的,天哥,这家伙是精.尽人亡。”

    刚刚把屠荒弟弟的脑袋送过去,他们马上还击了,夏天隐隐觉得有些兴奋。

    梦中杀人,防不胜防啊。

    本文为书海小说网(http://www.shuhai.com.gabrielecappelletti.com)首发

百度